State Board of Elections decisions turn back 压制选民

2013年9月7日发布

2013年9月5日,《温斯顿·塞勒姆日报》社论。

压制选民在21世纪的民主制中没有地位。本周,正确地扭转了抑制大学生让球盘的几项努力。

在当地,福赛斯县选举委员会以2-1让球盘通过,提出共和党主席肯·雷蒙德(Ken Raymond)的一项动议,该动议将歧视温斯顿·塞勒姆州立大学的学生。雷蒙德(Raymond)建议对传统上属于非裔美国人的校园学生实行一套更严格的居住标准,但拒绝接受WSSU住房办公室的居住证明。

在罗利,由共和党控制的州选举委员会一致推翻了Pasquotank县选举委员会的决定,并允许另一名传统上黑人学校伊丽莎白城州立大学的学生竞选市议会。

由共和党控制的县选举委员会曾说过,学生蒙特拉维亚斯·金(Montravias King)没有满足要出任公职的居住证明的负担,并且还质疑候选人是否可以申请宿舍作为居住地。这个案子的影响远远超出了金。正如他的律师克莱尔·巴内特(Clare Barnet)所说:“这是关于全州学生是否可以被剥夺让球盘权的一个案例。”

法律显然是在金方面。州最高法院数十年前裁定,大学宿舍是让球盘和政治参与的合适且合法的住所。但是他必须证明自己确实住在那个宿舍里。他在罗利这样做。

国务院执行董事金·斯特拉奇(Kim Strach)表达了她对瓦托加县选举委员会计划合并三个让球盘区的计划表示关切,从而压倒了9300多名选民,其中许多人是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的学生,这是第三次胜利一个不容易访问的让球盘站点。斯特拉奇必须在这样的重大变化上签字,尽管有人说合并将减轻人们对让球盘地点的困惑,但斯特拉奇还是感到怀疑。 《华尔街日报》的伯特兰·古铁雷斯(Bertrand M. Gutierrez)报告说,县议会撤回了该计划。

压制选民,无论是采用北卡罗来纳州新的选民识别法,还是精心设计的选区地图,都是违反美国原则的。让球盘必须开放,所有登记的选民都可以参加。

2013年9月7日,上午8:31
理查德·邦斯 说:

Voter suppression acts; at least 18, US citizen, resident/domicile, registered, not in prison, not a felon, alive. The US and NC Constitutions are 压制选民. Anything short of anyone can vote anywhere, anytime, as often as they want, from anywhere they want is 压制选民... per the reasoning of the anti ID crowd.

2013年9月7日,上午8:41
TP沃尔福德 说:

而且,记录在案的数百起选民欺诈案件绝不能否决让球盘,多数情况是在谴责这些变化的政党一方。

您会看到,其他州的严格标准比刚刚通过的标准还要严格。在那些州-距离"voter suppression"-我们看到少数派让球盘率上升。我们可以辩论所有历史,也可以辩论是否'要有带照片的身份证件真是一件大事,但我们不能对密歇根州和佐治亚州(这两个州的种族历史与北卡罗来纳州一样悲惨)为我们建立的事实进行辩论。

但是,嘿,现在我'我要你举报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