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卑的教皇’s simple question

2013年8月1日发布

新闻和观察家社论,2013年7月30日。

有趣的是,弗朗西斯教皇最近发表了有关同志神父的评论。在他第一次去巴西的国外旅行中,他正乘坐飞机,十二亿天主教徒的领袖直言不讳。从他罗马教皇开始到现在,他就一直在那里。

“如果某人是同性恋,并且他寻求主并且有良好的意愿,那么我该判断谁?”弗朗西斯说,在与记者会上用意大利语讲话。

这是一位教皇在问,“我是谁?”他不是教皇本尼迪克特十六世(Benedict XVI)的继任者吗?他写道,同性恋是“一种向内在道德邪恶的倾向”?恩,他是。他所说的与教会的教导是一致的。他不是在纵容同性恋。他拒绝谴责同性恋者。

这就是弗朗西斯不仅通过他的所作所为,而且由于他拒绝做的事情而赢得了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的尊敬。他选择不住在使徒宫,而是选择一个简单的梵蒂冈住所。他自由地离开了教皇的行列,去打动欢迎他的人群。他不in依自己教堂的历史,传统和宏伟壮丽。他不加批评和接受就与教会的真正面貌,教会的人民进行接触。

无论是涉及神父的性丑闻,还是涉及梵蒂冈银行的金融丑闻,都削弱了天主教在世界范围内的道德权威的丑闻已经被孤立,保密和对自上而下的权威的严格依赖所滋养。弗朗西斯(Francis)的言行举止都打破了这三个方面。

因此,全世界对这位教皇的评价很好,他问:“我要审判谁?”

2013年8月1日,晚上10:09
安德森 说:

天主教教会长期以来一直试图与男祭司合作,并允许他们继续担任牧师,这就是为什么当恋童癖被卷入时,教堂陷入了如此大的麻烦。与其在教会的范围内工作,不如在恋童癖的情况下,在法律被违反时就应该颁布法律。